Baileys

She used to be mine

【盾寡】深夜脑洞(8)

入夜,Steve走进房间,眼前的柜子上满满当当陈列着的是这些年来自己所收藏的书籍。手指轻轻扫过,停留在一本不知名的俄文书籍上。


书脊有些斑驳,不难看出书本的主人一定经常对它进行翻阅。但这本书肯定不属于自己的收藏没错,再且,自己对俄文一窍不通,自然不会购买一本俄文书籍进行赏阅,那么答案呼之欲出了,书的主人绝对是家里唯一一位懂俄文,而且某些方面品味与自己出乎一致的女人。


抽出书本,表面却是出奇的光滑,看来主人肯定对它一定百般宠爱。


翻开目录,一张薄纸从内页划落。Steve低头捡起,只看见白纸上用钢笔写下“Natalia 1933”,翻开背面,一个小女孩站在一片花海里,双手也各自握着一束不知名的小花。


虽然是黑白照片缺少了色彩,但也不难辨认出自家的妻子的容貌。不过更吸引他的,是照片上女孩的笑容。


自己好像还没有见到过她笑得那么的甜美真实。Steve闷闷的想着,最真实的她或许已经随着时间而被风化。虽然聚会上的她也是笑的,笑得妩媚,让人心动不已,但始终让人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血清给予了她更多的时间,也没收了她的天真与烂漫。



Steve把照片放回内页,把书本放归原处。一个小小的想法却在他的心底蔓延开来。




回到卧室,趁着Natasha还在洗澡,打开书桌旁边的一个小柜子,抽出一张泛黄的照片。这张照片的主角是一个小男孩,骨骼很小很瘦弱,与外表不符的是他的身体挺得很直,如同一个军人般站立在一棵大树旁。


Steve拿出一支钢笔,翻开照片背面,郑重写下“Steve  1923”后放入皮夹克内衫袋。




第二天用过晚饭,Natasha先去书房整理明天任务的资料。


Steve一顿收拾过后,推开书房的门,看见自己的妻子带上耳机靠在办公椅上睡得正香。好奇耳机内容的Steve放慢步伐向前走去,轻轻拿下一只耳机塞到自己耳边:




Learn to be lonely


学着承受孤独


Child of the wildness


荒漠之子,


born into the emptiness


生来身无所有。


Learn to be lonely


学着承受孤独


Learn to find your way in the darkness


学着在黑暗中找到你的路




眼睛扫过桌面,那本被主人珍藏的书籍与照片被散乱的放在一个角落。


Steve抽出被自己放在夹克的照片,与女孩的照片叠在一起夹在内页,把书放回到架子上。


转过身,把熟睡的女人抱起放回卧室的床上,蜻蜓点水般在额上落下一个吻,两人便沉浸在睡梦中。


那是任务结束后的某个夜晚,Natasha闲着无聊在书房翻阅着Steve的珍藏。顺着书柜浏览却发现某一本书似乎有被动过的痕迹。


翻开内页,发现除自己外,还有一张照片被夹在其中,正当Natasha感到奇怪的同时房门也被轻轻推开。


“给你温了一杯牛奶,要不先喝完再看?”


“正好有事请要问你。”


Steve好奇地看了一眼Natasha,转头又看到桌面上的照片。


“是我放的。”Steve有些害羞的微微低头,“我不想让你感到孤独,无论是你还是小时候的照片。”




I didn’t want you to be alone

【盾寡】深夜脑洞(7)








“Rogers你晚上睡觉能不能不要老是压我头发,一转身真的好痛。”


“I am so sorry Nat,但老实说我睡着了真不知道。”Steve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what’s up love bird”Sam前脚刚踏进客厅,就听见两位百岁老人的争吵声


“小事情而已sam,早安”Steve转身看到老友,并向好兄弟投去无奈的眼光


Sam看了一眼cap,再转头看一眼还在发小孩子脾气的Nat,于是拖开两人面前的凳子坐下,“或者我可以帮你们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要不你先来吧Natasha”Sam抬头看着那位自从他进来以后一直沉浸在低气压的女人


Natasha却撇了一眼旁边的金发“他睡觉老是压着我头发。”


“cap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知道女人的头发被压着,一转身的时候那种痛吗,很影响睡眠的。”Sam一本正经地教训着某位冰棍


“我知道。”Steve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但是我睡着了是真的没感觉到,况且…”


Sam看出了Steve的欲言又止


“况且什么,说出来吧cap,这样更有利于解决问题”


“况且Nat睡觉也老是会往我这边挤,我也没办法,所以一动可能就压着了。”说完这句话Steve的头越来越低,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害怕受到惩罚


“em……”Sam表示受到了一亿点的伤害,


“或许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分开睡,这样这些问题就能够解决了。


听到Sam 的提议,Natasha马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金发男人若有所思。


“不行不行。”Steve观察到了Natasha的小动作马上抬起头组织Sam“现在天气那么冷分开睡太冷了不行。”


一边说着,Steve一边牵起了Natasha的手推搡着往餐厅走去,“走了走了,先给你做早餐。”




紧接着两人动作的是Sam的大白眼,“调高点暖气不就热了吗。”不过现在的天是真的越来越冷了“你们出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把暖气调高点。”



我客客气气的去顾及别人的感受,但是却从没有人估计过我的感受🤷‍♀️

【盾寡】深夜脑洞(6)

“我记得这个问题我们说过很多次了Nat”

“那你就不要再说啊”

“那你听我说我就不会再说啊”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一把年纪了累不累”Steve满脸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写着不耐烦的女人

 “啪”房门被Ntasha重重关上


Natasha倒身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这段时间两人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每次都因为一点小小的事吵得不可开交。每次发生这种摩擦都让她怀疑两个性格如此相违背的人为什么能走到这一步


被关在房门前的Steve也有些烦躁,她的脾气可真是越来越不好了。揉了揉头发转身走到旁边的客房,这些日子和客房的接触倒是越来越多了


客房的大床,怎么躺怎么不舒服,那么大的床旁边空落落的,没人挤着他有点怪难受的。他的大脑不停思考着这些年来的种种,记得两个人刚在一起,即使没有如火焰般炙热,但也算的是一种相浓以沫,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甚至一些不值一提的事情也能引发一系列的争吵,现在倒是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正了解过这个女人


到底是什么让两人的关系走到现在,两个人躺在各自床上思考,睁着眼睛望着眼前的天花板,眼前闪过的是一幕又一幕


纽约之战,他举起盾片毫不犹豫为她挡下身后的爆炸的时候

记得那时候她跟他说“这一定很有趣。”然后在他的盾牌一跃,像一只小鸟一样飞上天空


两人被神盾局逮捕,他对着她说“I would now”那一刻眼里闪烁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真诚

还是作为一个间谍却愿意无条件的相信自己,把自己当作是最最亲密的人


面对奥创,他说:“I am not leaving this rock with one civilian on it”所体现出来一个士兵的坚毅

她对他说:“I didn’t say we should leave. There is worse ways to go”

相望,却无言


后来,他和tony发生了分歧,她选择了自己的对立面,那一瞬间的失望如同千万条毒蛇般侵蚀着心口,而当面对她向着自己举起寡妇蛰的时候,他更庆幸自己实现了自己的承诺而没有举起那个盾牌

“I am gonna regret this”这是当初Nat对自己说的,不知道现在她后悔吗

想到这里他不禁发出一丝感慨


Peggy去世的时候,她看着他满脸的憔悴,原来面对着自己爱人的离去,平常一直坚强的美国队长此刻也只是一个失去心爱姑娘的大男孩,也同样的渴望着拥有

看着他一个人站在这里,自己鬼使神差就走过去了,“I didn’t want you to be alone”那是她对他说的,没有半分的虚假


再后来,真正的逃亡开始了,瓦坎达可真是个好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是真的很多很多年没有尝试过了,但是最好的事莫过于是过着最幸福的生活,最爱的人就在自己身边。

是的,最爱的人,至少在他的内心是这样对Natasha做出定义的


后来又因为灭霸,所有人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毕竟现在自己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一分钟后见”她笑着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可是之后…

算了,不想再去回想那件事了


起码现在她回来了,就在自己身边,一切都过去了


是啊,那么大的坎都过去了,现在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一切都是注定


Steve勾起嘴一笑,起身走到厨房热了一杯牛奶

正打算伸手敲开卧室的门,没想到门先自己打开了,朝思暮想的小脸就在自己的眼前,如果能无视她脸上的不乐意就最好不过了

“Steve”

“Nat”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两人随即相视一笑,又陷入一阵安静

“里面太冷了”Natasha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首先打破了沉默

“给你热了杯牛奶,喝了再睡?”Steve举着一杯牛奶伸到她的面前,“喝完抱着你睡,再给你取取暖”依旧是那抹最温柔的笑



“我…会尽量改我的臭脾气的。”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怀中女人传来的声音

Steve安抚的揉了揉女生的红发:“不管怎样你对我来说都是最好的”这是Natasha睡着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既然一切都是注定,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盾寡】A Maple tree(2)

虽然被妇联四虐到到了

但是我爱的CP表示坑底躺平了



不到一个星期,natasha已经习惯了沙皇村的生活,锦衣玉食一下变成了粗粮淡饭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她喜欢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书,看着外面的那棵大枫树发呆,如果轮值侍卫过来送饭的时候正好遇到是Steve便和他聊上几句,又是一天。

     “你为什么要来城里。”这天正好是steve值班,Natasha趁着早饭时间对金发男子提出疑问。

“赚钱养家糊口,很简单吧,我没有什么伟大的愿望。”男子关上房间门后站在门边。

“你坐下吧,不要一直在我面前。挡光了”Natasha看着眼前最简单不过的早餐——烤红薯,咬上一口,味道好像还不错。

 “我觉得还是……站着吧。”,金发挠挠头面对natasha的要求显然有点不知所措,“还是站着更符合规矩一点”

听到回答后natasha板起了脸,steve被吓一跳不敢抬头,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她不高兴了,从侧面偷偷看她,又看不出什么表情,

“这个早餐,估计吃不习惯吧。”看着黑脸的natasha,steve小心翼翼的提问。

“习惯的很”得到的是冷冰冰的回答

“那……?”

“我吃够了”Natasha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走到窗边,坐在窗台边继续静静看着窗外的枫树

树叶大部分变黄了,甚至落下,微风吹过,丝丝凉意,果然天开始变凉了。

Steve被这一切搞得有点莫名其妙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先出去吧”natasha语气中的坚硬虽有些许减轻,但却始终再没转头看他一眼。

steve点点头,拿起那盆被那个女人嫌弃的红薯转身离开

关门后的steve始终不理解为什么女人的情绪变化,拿起盆子里的红薯看了一眼,“难道红薯真的很难吃?”

【盾寡】A Maple Tree

之前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鬼

所以删掉重新发啦




1917年2月,彼得格勒再次爆发革命,尼古拉二世,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最后一位沙皇被迫宣布退位。3月20日资产阶级政府宣布软禁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于皇村。

1.

Natasha Romanoff ,俄国公主,对于软禁这件事,相比于她的家人显得冷静得多,这种冷静源自于她的性格,因为无论何时,她都是安静的。不管往日皇宫举办什么样庆典,她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或面带微笑作为一位聆听者。她从不过多的言语,仿佛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

看着门外的侍卫把门锁上,扣上这道锁意味着她很可能这一辈子,只能活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陪伴着她的或是家人,或是窗外的大枫树、墙角的低矮书柜,也或许是无尽的孤独。

Natasha看了眼相互抱怨的家人,转身回到房间,一个趴在窗边。

窗外面种了一棵古老的大枫树,她看着枫树,想象着自己变成枫树上其中一片红叶,随着大风,飘去世界的每个角落:

挪威的峡湾、瑞士的山峰、或者再远一点,日本的樱树,或者近一点,俄国某个小乡村也是不错的选择。

她好想体验一下那种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哪怕只有一天,对于natasha也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最起码比待以往呆在皇宫里有趣得多。

 “吃饭了。”门外侍卫的敲门声打断了natasha的思路。

“……”门外的侍卫得不到应答

“扣扣扣……”侍卫好脾气的再一次敲响了门

“……”

门外的金发侍卫得不到回应却也不生气,一个人尴尬的挠挠头。

见门外又没有了动静Ntasha开门打算把门外的饭菜拿房间。

“你怎么还在这里站在。”刚推开门的Natasha看到门口的金发侍卫站在自己面前,手上还拿着她的晚餐,“你完全可以直接放地上然后离开。”

“可是我不想这样,这样是不礼貌的。”

“你先进来吧。”Natasha接过他手里的饭菜转身走进房间。

眼前的饭菜可以说与昔日皇宫里的可以说是相差甚远,但是对于natasha而言,这样的寻常小菜反而更多了一种家的感觉。

“你是哪里人”红发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

“嘿!我在跟你说话,你给我点反应好不好。”得不到回应的红发虽然有点不爽,但也强忍着耐心。

 “你,在和我说话?”金发恍然醒悟,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难道你还能看到我看不到的?”挑眉

“我……那个……”金发略显尴尬

 “你是哪里人”看到满脸写着尴尬金发的,Natasha也不恼地再一次发出提问

“一个小乡村,并不出名。”

“那里有什么?”

“有山有水,很多野花,很多家禽,很多小孩。”

“真好”红发发出一声感叹

“真好?!你确定没在开玩笑吗罗曼诺夫小姐。你尝试过一早起来铲家禽的粪便的感觉。”金发发现自己语气中的冒犯,“抱歉公主,请公主原谅我的鲁莽。

 “没关系,我已经不是公主了。”natasha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湛蓝的眼睛没有一丝杂质。


【盾寡】深夜脑洞(5)








斑纳来到客厅,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Steve和Natasha两人穿着情侣t缩在双人沙发的其中一个位置上,两位老人手里还各拿着一部游戏机


“oh  s***t差点就输了”


“language captain”Natasha习惯性怼一下身旁的百岁老人


“believe it or not Nat,玩这个游戏你可未必比得过百岁老人”Captain嘴上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但双手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


“你们两个在干嘛?”对于班纳,破天荒的看到美国队长坐在沙发上手上居然拿着游戏机表示无比震惊


“如你所见,打游戏”Natasha眼角也不想抬一下,差点就没对准位置,太刺激了


Steve感觉到气场的微妙变化,决定开口缓解一下这个有些尴尬场面“这是一个赌注,决定了…em……”却突然欲言又止


班纳看着脸微红的captain感到莫名其妙,玩个游戏怎么就脸红了,脸皮那么薄的吗




就当班纳觉得无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了一声哀嚎


“oh~又是这个砖块,我又输了 f**k”


“Captain language”Natasha对着Steve笑得一脸明媚,可是对于此刻的Steve来说,这个笑容令人害怕




班纳转过身只看到Natasha整个人都几乎要跨坐在Steve的身上


“等一下等一下”班纳赶紧转身看着眼前的男女,“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Natasha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班纳“赌注?你是说谁赢了谁在上面吗?”Natasha一脸不在乎的与班纳对视


班纳思考了一下这个“上面”是指哪个上面,再看了一眼两人的“体位”


“oh my god,我先走了,你俩慢慢”紧接着,就是飞奔而走的班纳,不行,再不走hulk就要出来了


当然,飞奔出客厅的班纳还很贴心的为两个人关了门。

深夜脑洞(4)



Natasha一大早从床上爬起来时发现Steve已经出门了。


于是起了床又没有事情干的Natasha只好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刷着各种无聊的段子


“给女朋友做菜要讲究……”


“有个会给女朋友做饭的男人多好,体贴又顾家。”看着段子里的男人几乎每天都不厌其烦的给自家女友做饭就连黑寡妇也不禁发出了感慨。


只是可惜了Natasha和Steve两人因为职业的需要分开十天半个月也可能是常态,别说是做饭,忙的时候能找到时间腻在一起诉说一下分别的思念就已经很好了,面对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很满足了不是吗?Natasha自我安慰着




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推开门的Steve看到横躺在沙发上的Natasha有点意外。


“一大早去哪里了。”


“怎么那么早起来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一大早当然是去买菜啊,还记得之前答应你说闲下来了就给你做顿饭吗,大忙人你忘了?”Steve的嘴上这样说但语气却丝毫听不出埋怨。


Steve走到沙发边,对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送个一枚热吻。




“有个给女朋友做饭的男人多好,体贴又顾家,更好的事就是这样子的男人就在自己的身边。”